走进长安

 

 

关于凤栖泉 


 

  相传前秦永兴初年,秦地久旱无雨,黎民苦盼甘霖。
  秦王苻坚数夜无寐,一日困顿栖于坡前草中,只见一鹤发童颜、手持拂尘的长者,端坐于凤背,自称云泽仙翁,对苻坚说:“醴泉泽国,良相济世,勤修德政,旱不为灾。”言毕骑凤而去,在空中化作一道彩虹。
  翌日,苻坚在侍人的陪同下徒步城南梦境之地,果见南塬草丰土润,清香泗溢,随即便用龙杖俯身捣之,忽见一股清泉喷涌而出,在者顿觉神清气爽,此时,秦王小饮,困乏惰意随即而逝,精神抖擞,赞曰:其清若镜,其味如醴。
  此后广为四方相传,“凤栖泉”(又称为虹固塬)便名扬天下,有诗曰:“合兴梦有北,凤饮醴泉开,灵地出天酒,不需承露台。”
  后有一位皇宫中姓杜的酒司便暗取“凤栖泉”水酿酒数缸,随将配方一并密藏于地窖之中封存,连年战事,兵荒马乱,以至于封藏之酒不知所在。
  数百年后,隋朝建立,开皇之年(公元583年)长安县置改为大兴县,至隋文帝修建大兴城(长安)时,为酒香扑鼻所诱,闻香寻觅,终于在一堆瓦砾处找到地窖封存之酒,启封后众人醉倒,有诗为证“老酒百年喷地出,坛开遍醉大兴城”一时被传为佳语,时逢一名叫王通的学者,途经长安,为之作歌曰:“天育神忝,地现灵泉,天地合和,孕蕴百年,醍醐清醑,沃储心田,忧虑齐息,卧云高眠。”后来,所剩之酒被宫廷视为珍品。
  初唐时,诗酒双兴,文人墨客,以诗会友,多以酒为伴,盛酒器具更趋精致美观,于是,靠近皇城的耀州刻花瓷坛成为宫廷的御用酒具之一,从此,“长安老坛”大放异彩。
  就连当时的玉环贵妃也痴心于酒,甘醉六宫,不亦乐乎!中唐大诗人白居易也感慨而发,称酒为“麦曲之英,米泉之精,作合为酒,孕合产灵。”